多位知名KOL热议联想财报:里里外外聊个遍

近期,联想集团公布了2021/22财年全年(2021年4月-2022年3月)及第四季度业绩。

联想全年营业额近460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18%,大涨700亿人民币;全年净利润首次突破百亿大关,达到130亿人民币,同比增长72%。

自2014年完成对摩托罗拉移动和IBM x86服务器并购以来,联想集团首次实现IDG、SSG、ISG三大主营业务全线盈利。

近期包括腾讯、阿里巴巴等在内的大厂都发布了自己的财报,大多水深火热,联想集团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,凭什么?过去几年,联想集团经历各种舆论漩涡,两相对比,差异天壤。

多位知名KOL热议联想财报:里里外外聊个遍

2019年,联想集团发布3S战略,厘清当下与未来,以当下PC的根基发展支持服务器、边缘计算、服务与解决方案等未来业务,三年坚持,终于开花结果,联想全线业务实现盈利,代表未来的第二增长曲线已经形成。

历时三年,联想集团焕新,今天的联想集团不止是一家PC公司,也不止是一家硬件公司,而是一家面向企业客户的硬件+软件+服务公司。

看起来是不是很眼熟?这就是苹果公司的硬件+软件+服务模式,雷军将其总结为铁人三项,并在中国复制创立了小米。不同的是,联想集团面向To B(企业客户)市场,苹果与小米面对的是个人市场。

2018年,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提出了端边云网智的技术架构,正与硬件+软件+服务这一商业模式榫构卯合,无缝连接,在这一模式中,包括PC在内的硬件均是创新的重要组成。

联想集团焕新,除了联想38年的深厚积累外,其迭代升级更与新一轮智能化大潮这一时代背景相关,这是比移动互联网更大的一波数字化浪潮,将带来更多商业机会。

联想的成功还在于其全球化的成功,全球资源,本地交付,联想集团建立了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供应链系统,既帮助其完成全球市场、风险对冲,也帮助其基于全球供应链系统进行创新。

下文为四位嘉宾对话实录,略有删改。

全线业务盈利:联想集团到了关键节点

侯继勇:王如晨老师,采访联想集团,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情是什么?

我采访联想集团有20年的历史了,20年中,有很多印象深刻的事情,比如2004年联想集团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,我问杨元庆,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,他说联想要做全球第一。当时我不信,很多人都不信。但是后来到2009年、2008年就变成现实了,尽管发展当中有起伏,但最终这个位置还是保持了下来。那么您呢?

王如晨: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元庆的性格。

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元庆表达上比较硬,有时候还会反怼你。有一次我跟东方早报采访他,我跟他开玩笑,那是我第一次开他的玩笑,开他发型的玩笑,我说你的发型常年没有变化。这一方面能说明联想公司有它的优点,有它稳定的一面,也说明元庆的性格,他的领导力方面也是如此;但是太稳定,就有缺乏鲜活生动的一面。

企业家或者领导者长期的形象被固化,就会形成根深蒂固的认知。尤其是企业,如果是常年很稳定的发展,他的增长、思维,会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印象,不够活泼,不够生动。

但,实际上元庆是很生动,有时候很幽默的人,尤其是近两年接触多,我就觉得他不是外界想象那种样子,很包容,很愿意倾听别人的声音。

我2014年写过一篇文章,《中国企业家为什么越来越能说了》,其中就提到了联想杨元庆的表达力,他现在的表达越来越灵活,越来越生动,越来越形象了。

你看他谈3S战略的时候,讲解业务发展的时候,他说智能基础架构,智能物联网是食材,行业智能就是个大餐,还说前两者是建筑材料,后者是建筑大厦,说话和表达越来越生动。

元庆的变化给我印象比较深,说明企业的开放度,企业家的心态在发生变化。

侯继勇:元庆跑马拉松,您们跟他跑过吗?我跟他跑过两次,影响比较深刻。

王超:我跟他跑了个越野,还一起跑了北马,2014年的北马。

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元庆的韧劲。不经常跑步的人,第一次跑马拉松很难坚持下来。别说马拉松,就是十公里都很难坚持。第一次跑就能一口气跑下来,据说之前还没有特别的训练。

而且那年马拉松天气不好,我记得有雾霾。2014年应该是整个北京雾霾最严重的时期。有人网上写文章《一堆傻X跑北京马拉松》,我写了篇文章回怼,标题是《我就是那个跑北京马拉松的傻X》。

侯继勇:各位老师觉得集团2021/22财年财报有哪些亮点?

我个人觉得亮点包含下面这些点:一是营收今年是已经达到了4600亿元,而且最近这么多年,保持了比较健康的增长;第二应该净利润130亿元,涨了72%,首次过百亿,也是创纪录。

最近几年,外部经济环境非常不好,黑天鹅、灰天鹅事件不断,联想还能保持不错的增长,很不容易,那你们认为联想集团财报哪些数据让人觉得眼前一亮?

王如晨:联想集团过去几年营收规模持续增长,这一点比较稳定,这非常明显,今年最大的变化是盈利的变化。

过去几年,核心主业PC盈利很稳定,其他业务则不稳定,一是ISG,二是移动业务,有好几个季度都是亏损的。但无论今年第一季度,还是2021年全年,联想集团三大主营业务全部盈利。

SSG的表现非常出色,移动业务也获利了,收购摩托罗拉之后,移动业务一直处于亏损。ISG业务方面,收购X86之后,这是第一个盈利的财年。

这是很关键的信号,说明联想的营收增长的点多了,利润结构越来越稳定,联想集团这艘巨轮转型到了关键节点。因为疫情,有一些部分稍微放缓了,其实上一季度已经放缓了,这是受大环境拖累。

王超:联想基本盘是很稳,因为疫情的原因,去年很多公司,很多美国公司,中国公司都受益了,比如Zoom,股价翻了好几十倍。泡沫过去了之后呢,基本上又回来了。

联想虽然增长比2021年、2020年缓慢了一些,但实际上稳住了大盘,比起来其他的一些平台公司,疫情受益,但没有稳住,联想是稳中有升的。

联想财报相当稳健,而且说势头来讲,并没有特别地减少。即便疫情过去之后,联想的PC等业务,包括其他新业务,预期不会像平台经济一样,大幅地下降。总的来讲,硬件公司受疫情波动影响要小很多。

3S战略落地:第二增长曲线正在形成

侯继勇:AI、云计算业务、To B业务都增长比较快,你觉得联想集团与其他竞争对手比,有哪些长处和短处?

王如晨:确实SSG、ISG增长比较快,其实不应该排除IDG,IDG增长也很快,创新也很多,尤其是今年,联想特别强调IDG的创新,包括移动业务。

除了PC之外,由于其他智能终端的增长,其他终端业务收入快速增长,在整个营收体系占比超过了10%,在IDG业务中占比已经超过了18%。

再给IDG贴PC的标签已经非常不合适了,接下来我预判联想集团未来IDG部门还会分化,生长出更多创新终端业务。

联想集团To B业务分为两块,ISG、SSG都是To B的,但也不完全是To B的。在3S战略里面,对应于行业智能的部分,尤其是SSG部分,确实增长非常快的,而且有效地改善了联想的毛利,未来获利前景也比较好。

而且更重要的一面,ISG、SSG单纯的To B业务,其实是驱动整个联想集团数字化转型的核心,前端的部分,以前说聚划算是阿里巴巴的倚天剑,其实这个阶段SSG是联想数字化转型的倚天剑。

元庆曾经讲过,行业智能是3S战略落地的核心部分,智能物联网和智能基础架构是建筑的材料,没有SSG部门,很难落地。过去这些业务分散在整个联想的各个组织,各个业务体系里面,去年四月份正式成为独立的业务部门,对应3S战略。经过这一次变革,过去SSG部分的营收集合了,成立为一个独立的部门,一年过去之后,很有成效。不论资本市场还是联想内部来看,都非常清晰。

To B业务中,ISG也是增长非常快的一块,一是盈利了,二是客户群体,涉足的行业,比过去广泛多了,过去是大型的企业,现在有中小企业、政企、教育、制造业、零售、医疗等,覆盖越来越广。

联想集团营收的增长,包括毛利的改善,其实有3S战略落地的原因。

联想集团的很多业务都是To B,其他企业有的产品,联想都有。用元庆的一句话说,联想浑身都是宝。联想过去这块给人印象不深,没有刻意地去强化这部分,或者说没有把这一部分凸显出来。

从2019年到现在,3S战略持续落地深化之后,2B业务越来越清晰。在今年誓师大会上元庆讲了,要打造三个支柱、两个基石,三个支柱是技术创新、服务为导向的转型、社会价值,两个基石是同一个联想和联想集团数字化。到了这个阶段,联想集团To B已经成了非常核心、基础的部分。

侯继勇:你是不是觉得联想集团已经形成了比较稳定的、新的第二增长曲线了,就比如他的ISG和SSG?

王如晨:从规模占比上比较下,SSG占7%多一点,我刚才统计了下,另外ISG部分接近10%,两部分加起来不到20%,还是PC部分和IDG部分占比比较大。

多位知名KOL热议联想财报:里里外外聊个遍

从内部的占比来看尚没有完全成为主营业务,可以说是比较重要的主营业务还没有形成,但正在形成的第二增长曲线。

2019年确立3S战略,2020年在财务面上,3S战略的成效不是那么明显,但在过去一个财年,2021年3月到2022年3月,3S战略在财务面上得到了体现,而且比较充分。

你说的第二增长曲线,如果单纯从规模、在他在内部的占比来说,还没有那么高;但是从势能上,从方向上看,我觉得已经到了形成第二增长曲线的转折点。

走出去:不要内卷 要去给国家赚外汇

侯继勇:联想集团与中国的其他企业来比,有个特点很明显,全球化比较成功,全球化布局会对联想产生什么样的影响?

元庆有句话,全球资源,本地交付,联想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全球市场风险对冲。比如手机业务,今年中国市场下滑得比较快,销量、销售额都在下滑,但北美和南美数据不错,完成了风险对冲。由于疫情、国际政治、俄乌战争等原因,全球化有反复,但从长远来看,全球化还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。

王如晨:我非常认同你刚才说的,全球化布局有利于联想集团未来业务发展。

过去一年,虽然联想集团的争议话题特别多,我认为联想集团是中国企业里面全球化最成功的公司之一,互联网公司TikTok也非常成功,还有TCL、海尔、华为都很成功。相比来说,从均衡程度、覆盖广度,业务落地来说,联想集团业务覆盖180多个国家,我也去过北欧市场,好几个国家市场都也去过,联想集团的品牌辨识度,品牌认知度,用户广泛程度,当地的认知,对联想的认知都是非常深的,从全球化程度来说,它应该是中国企业全球化的领导者。过去一个季度,尤其是疫情以来,联想全球化程度比较高,抗风险能力比较强,比如中国市场环境受到影响,但是其他市场还行,整体风险降低。

截至目前联想集团海外营收占比70%以上,随着数字化和智能化的加深,本地市场有很大的场景,本地化的比例也会重新涨起来,它的焦点或重心也会有侧重,但是即便如此,我还是认为全球布局很重要。

全球化,它建起来是非常不容易的,要踩过很多坑。联想收购IBM个人电脑业务的过程中,业务的落地,商业模式的落地,员工对文化的适应,组织的适应,很多人也听过他们的故事,为了学英语,跑到美国去,一开始都没法跟老外沟通。有些无形的东西,其他企业还不具备。比如小米,前几年吧,国际化踩过很多坑,这两年进步了,但是在印度市场最近市场这两年又出了一些问题,都是坑。

还有一点很难得,联想在全球建立的信任感,全球的信任网络。还有全球资源、本地交付,本地交付并不一定中国交付,也是在美国交付、欧洲交付,不是说只某个国家交付,他是全球整合的。

孙永杰:我觉的这几个方面是相辅相成的,全球化首先是供应链要全球化,对冲风险不止市场,不止全球销售产品。

供应链的全球化也降低风险,比如疫情,某个国家被封掉了,其他供应链可以供我进行生产。联想集团的全球化,无论是供应链、产品,还得整个生意的逻辑都是全球化的,包括最后的落地、产品的销售、生产制造。所谓的本地化交付,全球化的资源,本地化就是一个地方有什么优势,是利用这个优势的部分,搁到全球市场来。比如在某些方面来说,市场是这个地方的优势,人力成本低,那就充分利用人力成本的优势;某一个地方的优势是材料的成本低,那我就把你材料的优势发挥到全球,是这个意思,是把一个地方的优势发挥到全球。

最终导致很多结果,比如说联想PC为什么能够在规模化的基础上依然还能够继续做大,而且他不易受外部环境的影响,一非市场因素的影响,二突发事件的影响。比如像疫情,这边的供应链厂商,开不了工了,或者他被封了,提供不了产品了,举一个典型的例子,比如在武汉当时疫情的时候,联想怎么通过协调全球各地的资源,他有预留中心、他有他自己的工厂,怎么开通通道,发货到海外市场,没有受到影响,这就是全球化给咱们中国企业带来的好处。在全球化里面,联想是中国非常少见的标杆。

最后我强调一个观点,内外都要循环才行,我们现在强调内循环,我觉得不叫内循环,过头了就是割中国人的韭菜,这事咱不能干事。我们都是中国人,说句糙话,我们要去挣外国的钱,要给国家赚外汇。

不能窝里斗,在家里边横,不能内卷,到外面去卷。你内卷,最后谁倒霉?中国市场和中国的用户倒霉。

站在现在这个时间点,包括未来的趋势,联想的国际化值得中国的企业去借鉴和学习,怎么样去抗风险,不管是非市场因素,还是突发因素,联想是怎么做的?他为什么能做到这样?值得好好研究的。

王超:国家从去年开始对平台经济的政策调整,打压也好,限制也好,就是有人提出来了,中国的互联网企业,平台企业,主要是在内部搞内卷,内部竞争太激烈,太内卷了。

最后就变成拼快递、砍红包,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。从清华大学,北京大学,从各种顶尖大学,世界的一流大学招了一大批的搞AI的博士,研究什么呢?研究怎么发红包,怎么一刀砍,让你砍砍到最后,100块钱的红包,永远也砍不完,就玩这些东西。你看我们的电商,我们的平台企业,外卖企业,搞得大家都耗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上。这是加强监管的原因,不希望让最聪明的大脑去干种这些特别无聊的小事。

在欧美、东南亚、中东市场,无数大市场在等着你去开拓,你困在国内玩砍红包的小游戏,耗费那么多人民物力,这是一种浪费。当然了,对平台企业的监管,它是种导向,希望你去星辰大海,不说割外国人的韭菜吧,起码去为中国去创汇。让中国的企业,到世界上去游游泳,见见世面,最终成为世界性的企业,而不是搞那些无聊的小游戏。

3S首见成效:联想集团跑马拉松没问题

侯继勇:联想集团的供应链是可以单独拿出来讲的,这几年新冠疫情,能保证出口,还能保证进口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

PC规模已经相当大了,全球一哥,很大的增幅肯定很难。当然PC创新还是无止境的。在四个象限里,PC是成熟业务。SSG增长还是空间很大,而且他是未来转型的焦点,也是驱动力。

用元庆的话来说,他在誓师大会上讲的,SSG就是敲门砖,未来的势能很足。

另外ISG这个业务,大家都觉得是个传统业务,以前觉得就是数据中心、卖服务器、卖存储,很透明的价格,很难赚钱,形成很大的规模后才能赚钱。

其实ISG现在已经很细化了,里面诞生了许多新的业务、新的部门,这个部门一旦落地,也是很好的看点,以后也会成为联想盈利的一个重心。元庆上一季财报回答提问,提到了这一块,很看好这一块。

过去觉得PC是夕阳产业,服务器没价值,都是标准化的业务。现在看来是老树发青芽,产品没有什么新旧,只有适不适合产业趋势和时代潮流,一些产品经常在某个周期重新焕发生命力、创造力。

过去几年,互联网服务平台经济体诞生了很多的云服务业务,像阿里云、华为云、腾讯云,联想也是一个云公司,只是说他的形态跟他其他平台不一样。平台经济体从中小企业起步,联想不是这样,他的核心场景有制造、有政府、有教育,有其他大的行业。慢慢从几个行业扩张到其他行业,内生外化,把沉淀下来的力量,覆盖到更多行业,覆盖到中小企业。

我说的中小企业并不是联想过去的客户,中小企业联想早已经覆盖了,比如卖终端产品,我指的是未来的数字化的部分,包括软件、端边云网智的一套能力,行业智能的能力,覆盖到更多的中小企业。

联想这家公司,我觉得跑跑马拉松绝对没有问题。短期的话,改变PC业务占比很高的局面还是很难,但是他已经经历了38年的历史,我觉得对他来说也不成问题。

我短期还是看好这两个增长点,一个SSG,一个是ISG,这两个业务里面创新的部分。

孙永杰:纯粹我个人的看法,我觉得首先PC的大盘一定要稳,现在有很多非传统PC业务的厂商都已经杀到PC产业来了。因为他们也看到PC市场还是有非常大的前景。我觉得基本盘一定要夯实住。

其次新业务转型,包括智能化制造,包括它的云基础设施的建设,国家大力推新基建,这对于联想来讲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,前提是一定要稳住PC的大盘,随着新的对手进来,未来的竞争也会非常激烈。

侯继勇:你刚才说边缘计算,你为什么将边缘计算的地位提这么高?

王如晨:端边云智网是元庆以前提出来一个架构,支撑3S战略落地的一种技术架构。过去大家都讲云管端,端到端,实际上如何落地,可操作性不强。

端边云网智是一个完整的架构,端就不用说了,联想已经很强了;边缘计算,我举个例子,智能交通部分,比如说大家都做无人驾驶,涉及到毫秒级别的决策,只靠普通的5G、还有GPS、或者北斗,或者其他形式的联网,我觉得是不太可能实现的,没有边缘计算的部分是不能支撑的。

侯继勇:我想了解的是边缘计算的业务规模,他跟IDG、SSG、ISG这些业务不是一个量级。

王如晨:这是非常大的一块业务。

过去大家表述的时候,说云端,云管端,是一种很粗糙的表达,忽略了很多云网的部分,边网的部分,这种场景应用非常广,我刚才只是举了个很小的例子。

多位知名KOL热议联想财报:里里外外聊个遍

其实在智能制造方面,在联想的工厂里面,仁宝工厂,我也去过,5G网络在里面的应用非常成熟了,这些能力正在对外输出,比如说中国商飞用的机器人也是联想的方案。

我去过他们联想的实验室,这一块也布局好几年了,元庆实际上是不断地讲,讲了好几次了。每次讲起来都很兴奋,这块业务应该是联想非常核心的增长点。

行业周期率:联想集团是一家有战略定力的公司

侯继勇:现在资本市场对联想的估值并不太高,各位有什么看法?

我比较欣赏传奇投资人彼得林奇的说法,对一家公司的估值,对一家公司的股价,预测他是涨还是跌,有且只有三个关键词,盈利、盈利、还是盈利。

联想其实已经证明了自己盈利的能力,盈利其实不是短期盈利,盈利还有两个特点,一个是持续性,另外一个是稳定性,联想已经在这两方面证明了自己,但估值仍然比较低。

我觉得估值低有一个原因,过去这些年,对互联网模式的估值比较高,对硬件公司的估值比较低。

现在互联网公司受政策影响,估值在往下调,接下来对硬件公司来说会不会有一个更加合理的估值,现在的政策环境,外部环境,和联想集团目前的这种业务结构,对联想接下来的估值会有什么样的影响?

王如晨:联想长期以来市值相对比较低,原因非常非常明显,首先PC行业不是暴利的行业,可以说是薄如蝉翼,是规模经济,必须有规模,第二还得有一个非常庞大网络,赚钱少,经营性现金流很大,就得靠规模来维持,靠非常精细化的管理运营。联想主要还是靠PC赚钱的,PC赚钱是一种能力,既是规模的能力,也有管理的能力。

PC是夕阳产业是市场以前的观点,现在包括华为、小米,很多厂商都进来了,我刚才不是非常同意孙老师的观点,虽然很多玩家都进来了,但都是在局部市场,在特定的产品里面有效。

拉长周期结果会如何,谁也不敢说,但是在一个面向全球化范围的经营,想短期内突破,像联想这种公司,包括戴尔,包括宏碁,还有惠普,都很难。

联想的运营非常具有弹性。我举个例子,他的制造,他不仅有自己独立的制造,他还有种托管的运营、代运营,像日本的工厂,他还有第三方的代工,他非常复杂。

PC产业是非常复杂的链条,具有非常脆弱的部分,也有坚若磐石的部分。所以我就觉得看得见的部分,大家都知道,毛利低,觉得没什么价值,不像互联网企业,估值高,造富效应那么好,市盈率那么高。

联想确实没有涨,最近五、六年没有大的变化,不是没涨,是没有大涨,今年初有一波上涨,最近又跌下来了,7、8块钱,没有太高的涨跌幅。

但你看平台经济体,尤其是那些当红炸子鸡,包括BAT,他们的跌幅,过去一年很惨。有的人说是因为严监管,我不否认存在监管的原因,我更认为是行业演进的周期到了。

从2009年开始的过去十多年,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红利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,当然还会有演进,不会停滞,但这一波的红利暂时消退一部分,都转向了数字化的部分,供给端的部分,基础设施部分。

联想坚持到现在,无论硬件,还是构建一整套数字化的能力,他确实匹配到了周期,并不是因为疫情来临,他才到这个点,而是因为正在演进的周期。

有人说PC增长很好是因为疫情刺激,这个逻辑是站不住的。是因为趋势到了,没有疫情,照样会发生,只是疫情加速了这一刻的来临,或者是让全球,更多行业产生了这样的认知、需求。

怎么看联想的估值?短期改变基本面确实很难,PC占整个大盘的比例最高,在几个业务象限里面,PC是成熟业务,SSG这一部分高速成长,决定未来的毛利率也会很好,IDG在重新创新,焕发新生机。

这一个季度,它的全线业务都获得了盈利,既有规模又有效率,同时它的组织结构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,而且它没有因为过去几年的各种争议、质疑、甚至嘲笑动摇了自己的战略定力,我觉得联想是一个适合跑马拉松的企业。短期,有人确实为他抱屈、抱怨,感觉市值不应该这么低,哪怕把PC单独拆出来,或者把SSG部分单独拆出来,甚至把服务器那一部分单独拆出来,都不应该只值现在的估值。

单独拆除哪一块都不比现在小,在一起为又那么低了?还是标签太重了,认为联想是一家PC公司。

我看到的部分,尤其是2018年雁栖湖大会,2019年确立了3S战略,每年、每半年就有一个推进,我觉得联想的变化是非常大的。它的价值正在释放,目前正是在一个关键的节点上,这个财年结束后,3S战略在财务面上是第一次,在财报数据上,在每个环节都产生了巨大成效的一年。我刚才说2019年效应不明,2020年效应也不明,2021年财年,我说的是自然财年,体现是非常明显的。

所以这是一个关键节点,当然资本市场,股价可能不同步,但是不管怎么着,你看恒指重新把联想集团纳入了成分股,各种机构的联想股票的评级都在提升。

另外还有持有联想股票大多是机构,常年没有很多变化,很稳定。他不是个人持股比例比较高的公司。有很多原因决定了短期内,在资本市场上,他很难出现颠覆性的变化,但我是长期看好联想集团这家公司。

To B苹果:软件+硬件+互联网更适合联想

侯继勇:现在对互联网公司的估值在往下掉,资金会不会寻找新的出口,同时政策也在鼓励智能制造,更多的资金流向制造业,未来这种效应会不会有利于联想的股价?

孙永杰:我一再申明我的观点,PC产业绝对不是一个夕阳产业,它是整个社会运转、社会生产必不可少的基本工具。

整个20世纪到现在,三大最重要的技术创新:核能、计算机,航天,计算机绝对不会是夕阳产业,是绝对不可能,它是人类生产的基本工具,他一定会不断地去创新,去发展。

因为无论是从资本市场来讲,还是从整个外界的认知也好,PC依然是联想的大盘,既然整个产业是有发展前景的,那么就会有新的对手进来。而且我们现在从整个PC产业来看,联想的市场份额是全球第一,我实际上讲的是居安思危,或者是更上一层楼的概念。至少业内人士认为PC还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产业,对手肯定会进来,联想必须做更多创新,拉大跟对手的差距。

我们看全球市场,惠普这么多年始终没有甩下去,基本上1、2百分点的差距。我对于联想的要求会比较高,至少可以再甩开2、3个百分点,保证联想集团在全球科技产业,我们现在为数不多保持技术领先的行业保持稳定,要稳住,不要被别人超越。关于利润率,大家都喜欢把联想跟惠普比,有业内人士写文章,说同样做PC,看惠普的利润率多高。很多人对惠普并不了解,惠普有一块业务,就是打印机这块业务,利润很高,这是打印机的行业性质决定的。惠普要是单纯把PC业务拿出来,去跟联想比利润率,大家不相上下,几乎是一样的。

上一个财年,惠普总体营收没有联想集团高,不到4000亿,联想集团今年是4600亿,企业的规模是非常重要的,至少从大盘来讲,肯定比惠普要高,我觉得这600亿的差距还不少。

我觉得联想更像是一个企业级市场里的小米,或者苹果,铁人三项,软件+硬件+服务。

PC是大盘,不追求利润率,这是由PC产业的性质决定的。它只要维持全球第一这个地位不动,其他的两个业务,SSG、ISG这两块业务,要的就是利润率,接近30%多,这跟小米的互联网业务特别相似。小米的互联网业务的毛利率接近60%多。联想的PC业务不超过5%,小米手机也不超过5%。联想模式就是软硬结合,通过SSG提供解决方案和服务,通过软件与服务去获得利润率,同时SSG又去辅助硬件成长。

至于说基础设施ISG那一块,我个人感觉联想还是有非常大的发挥空间,ISG占联想整体的营收比例不到10%。对整个中国市场来说,数字化大基建,联想集团要利用实力去拿下这一块市场。

不拿下这一块市场,你会觉得它很冤枉。联想集团在企业级市场的产品非常成功,大家不了解它这一块业务,除了服务器,它的存储做得都是非常强的,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了。

联想稳住大盘,往上去爬一下,再去拔高一下,在整个大的基本面非常稳固的前提下,去进军新的领域,去适应产业的发展趋势,搞智能化,去迎接未来的数字化,智能经济,大基建。我个人非常看好联想。

再聊聊创新这一块。最近还有人写文章说联想集团创新投入太少,把它去跟某中国大企业去比,一、产业的性质不一样;二、现在业内形成了所谓的研发创新的误区,一家企业只要他投入多,他的研发实力就强,他就很牛,我觉得呢,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并不全面。我个人来讲,我更注重研发效率,因为国外早就实行一套研发管理制度,一些企业的投资,按照周期算,五年、十年,根据产业的不同,按照五年或十年为投资周期,累计五年或者十年里投入多少钱,同时给你产生了多少营收和利润。这么去比的话,大家可以去算一算联想最近几年的投入,和他的营收利润比,包括和某些大企业去比,看看投资效率,创新效率到底是不是有那么大差距。大家从纯投入一看,差七倍,从创新结果看,我想绝对不会差七倍的,肯定比他要少得多。

我们中国企业未来要加大研发的投入,没有问题,同时要注重研发效率,研发最终的目的是什么?是要产生价值,不单为企业,同时也要为社会创造价值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谈到联想估值,跟惠普有距离,跟惠普比因为他们在同行业,我认为联想集团应该是被低估了,资本市场不一样,是为了逐利,未必真的了解行业,或者了解产业到底是什么样。

多位知名KOL热议联想财报:里里外外聊个遍

全球供应链:创新力与竞争力的核心

王超:刚才说到的集团的基础设施能力,是全世界第一的PC生产厂家,它背后是一个庞大的链条,能带动很多就业。

今年是有史以来毕业生最多的一年,1000多万毕业生。有这么一个大的,占全球超过20%的PC厂商,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,他背后带动了特别多的就业。甭管他在市场上,在股市上表现怎么样,他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基本盘,他对整个的经济稳定都有很大的帮助,他的一些工厂分布在全国、全球。在武汉,在其他地方的很多工厂,他能解决很多很多就业。

2017年之后很多的企业离开中国,包括很多国际企业,比如三星,三星把惠州的手机工厂关了之后,在越南开了世界上最大的三星手机工厂,把很多就业都吸引过去了。三星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制造厂,应该是2020年的数据,《经济学人》的说法,现在每年要给越南创造大量的外汇收入,大约五、六百亿美金,是越南最大的创汇出口公司。

PC即便是一个不性感的传统制造业,但也是一个庞大的基本盘,能带动上下游那么多产业链,他能够创造很多的就业,联想本身还有几万人的员工,上下游产业链几十万人,这些都很重要。

王如晨:对,联想能带动产业集群,他不是一个单体公司的概念,他也是个链条,我认同王超说的。我记得元庆是2020年两会期间讲过,他说PC也是战略级的产品。三年过去了,确实是这样,如果不是PC,整个产业没有了,整个产业链没有了,这对国家和社会都是很重要的。

王超:此外,还有例如政府采购,涉及数据安全,国家安全,如果没有联想,那你就没得选。有联想的话,那起码说从联想到各个型号里面去选。不管是质量还是价格,都能跟国外的同期产品打平手,甚至要好过国外的产品。如果我们在全球PC产业里没有这样的地位,就会有措手不及的感觉,比如像芯片那样忽然打过来的时候,那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。

孙永杰:刚才提到供应链,大家对创新的理解很流行,业内也有类似的观点,某些媒体也认为创新就是集中的产品创新。实际上,产业链、供应链,也是非常重要的,也涉及到创新,也是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我给大家举个例子,比如大家提到苹果和特斯拉,他们为何那么牛,除了他们的产品本身之外,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全球供应链很牛。联想是什么?Gartner全球供应链25强排行,联想排在第15位(最新发布的榜单已经提升到第9名),除了联想外,没有中国制造企业,这也是创新力的代表,千万不要忽略供应链。你的产品再好,供应链一塌糊涂,最后的结局是很糟糕的。

孙永杰:刚才王超老师谈到产品的选购,我多说一句,分析联想的产品在国内贵的问题。我觉得大家在信息时代都变成了被动的去接受信息,而不是就主动的去寻找信息,大家可以去随便的找一下。

我这告诉你,我们中国企业,我不点名,包括我们的手机企业,有相当一部分企业,他们国内售价比国外要高,不是联想。为何大家要盯着联想,为什么同样的东西,在美国买得要便宜,真的不只是联想。

看看国内几家手机厂商,配置几乎相同,在印度卖多少钱,在国内买多少钱,我不说大家可以查,为何被动去接受提供的信息,不自己去看呢?互联网的时代,信息那么发达。

大家对于联想的产品说在海外市场卖的比国内市场便宜,这是特别大的误解,是信息极不对称造成的一种结果和认知。

侯继勇: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是供应链的原因吗?

孙永杰:像联想全球供应链这么强的厂商,他可能会没有优势吗?这是从基本商业逻辑都不能理解的结论。拥有全球供应链的优势,联想只会性价比更高。

同时税率、汇率都要考虑进去,绝对不是说联想的东西海外市场比中国卖得要低,因为我们国内好多厂商都是这样的,所有的消费类的厂商,好多厂商都是这样的,非常明显,而且有的特别明显。

重估制造业:制造操作系统的营造力

侯继勇:资本市场的估值逻辑是不是会发生变化?

以前资本市场对硬件公司的估值比较低,当然苹果除外,苹果其实不是硬件公司估值的逻辑,是软件+硬件+互联网公司估值的逻辑,未来不是说反转,但是会有一个修正。现在互联网公司,包括美国的亚马逊,中国的BAT,其实他们的估值都在下降。

王如晨:长期来说,给联想贴了个PC标签,形象已经固化了,但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联想旗下很多业务孵化出来,很多业务单独拿出来,也不止现在联想集团在港股的市值。

为什么会这样子?关键是SSG、ISG创收的占比,截至目前,一个是7%多,一个是9.9%。毛利率虽然很高,但是整体上还没有改变联想现有的营收利润结构。

大家看得到这块价值,还得有一个过程。过去这个财年,效果是很好的,充分展示了3S战略落地的成效,随着疫情的舒缓,他可能会有些波动。PC出货量,增速降下来,资本市场还会有波动。

但是我相信趋势性的部分,比如数字化基础设施,SSG解决方案。联想集团最近三年来的组织架构变革,业务解构的调整,也在有意识的向资本展示这部分,以独立的形式。过去是分散在各个业务体系,但确实还没到拐点,还没有对资本市场形成一个很大的效应。说的功利一点,就是赚钱的规模,还没有到那个点。4600亿营收中,只有300多亿,虽然毛利很高,规模还是小的。

未来两个季度,疫情舒缓了,它的增幅还能稳住,我认为联想的股价还会上来。这段时间应该是胶着期,比起互联网公司,联想还是比较抗跌的,基本盘,大盘稳得住,我认为联想的估值肯定会有改善。

孙永杰:提到估值的事,吴小波频道年初的时候做了一个盘点,中国互联网跟美国互联网企业的市值对比,包括市值升降的对比,中国互联网企业全都往下跌,美国那边互联网都往上升,他的结论是,人家是面向全球化的市场,是面向全球用户,不要忘记联想集团的业务也是全球化的。

现在全球各种复杂因素的情况下,我们依然有一个在全球方面做的非常好的企业,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我希望投资人,包括资本市场,要看到一点,这对于企业的估值是非常重要的。

最典型的是手机,在上个季度中国企业基本上被团灭,全都往下跌,为什么?内卷的太厉害。我们要走出去,我们要参与全球化的竞争。中国市场再大,也没有全球市场大。

联想作为全球化做得这么好的企业,不应该看不到他的价值。在中国的科技企业里,不能说凤毛麟角吧,但也很少。尤其不利因素的影响下,非市场因素的影响下,联想还能坚持国际化做得这么好,这就是它很大的价值所在,是对中国的科技产业非常大的价值。

孙永杰:关于中国制造的问题,大家对这块一直有偏见,制造不是说传统的制造,是属于智力的制造。

我让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联想的联宝工厂,武汉工厂,我觉得那就是中国智造的标杆,完全可以做范本去推广,助力中国制造业升级。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,反过来想,制造业是非常重要的,怎么让他去升级,去创造更高的效率,联想做了一个很好的标杆。大家可以去看一下,他们是怎么利用智能化技术和自己的创新,去提升制造业的效率,去助力制造业升级的。让我们传统制造业,像智能制造一样升级的。

侯继勇:我觉得孙老师说得很对,我们以前对制造,对联想制造,或者中国制造其实有两个误解,一个是对PC业务的重要性的误解,做一个简单的假设,如果没有联想PC的话,现在我们中国用户,企业用户,都用的是海外公司的PC的话,我们怎么谈我们现在强调的网络安全、信息安全?

强调信息安全、数据安全的时候,我觉得分两块数据,一是个人的数据,一是企业的生产型的数据,其实生产型的数据比消费型的数据更重要,生产型的数据大部分在服务器上,在PC上,PC对于信息安全的重要性其实是被低估了,大家过于强调手机上的数据重要性,或者数据量级,但是PC上的数据量级没有被重视起来。

另外关于制造的误解,大家觉得制造就是像中国以前的造鞋、造衣服,不赚钱,也没有技术含量,事实上,制造业本身是相当有技术含量的,比如说马斯克的卫星、汽车,也是制造,像那种制造,联想的联宝,无人工厂,这种生产线其实是很有技术含量的,比手机、比PC,比任何一个终端的技术含量都要高得多,但因为他是To B的,不被消费者了解,联想在制造方面的创新能力被低估了。

王如晨:制造业是一个体系,记得郎咸平说过一个词,叫营造力,是建筑学里面的一个词,带有工程学味道,他是一整套的能力,他不是说单独一个环节。

过去我们讲中国的基建,说中国是基建狂魔。制造能力是一种整体的输出,就像操作系统,联想就有一整套的制造系统能力,也是一套营造的能力,他的输出不是单方面的输出,全球覆盖180个国家和地区,它的供应链那么发达,它就是一整套的能力,你单独拆看,没那么神秘,没有芯片,没有操作系统,但是组合起来,这套能力就是联想非常独特的优势一面。

同时联想有一套非常非常高速、高效运营的体系,管理非常精细化,同样的业务,在日本PC企业里面运营,它就是亏钱,联想来运营,带入到联想的管理体系,它就赚钱。

这是一个整套的能力,也跟中国制造业这个体系非常吻合,在规模制造业的管理系统方面,联想就是中国企业的标杆,非常典型。

防止产业迁移:留住供应链核心是关键

王超:不管联想的智能制造也好,PC制造也好,还是做衬衣,做牛仔裤,都能创造大量就业,现在就业特别重要。

我们统计失业数据的时候,农民工不在统计范围之内,所以我们统计的青年人的失业率,整体的社会失业率,都把农民工排除在外了,而这些人的就业在哪里呢?就是在制造业,不管是低端制造,或者高端制造,都需要带他们去制造,就是这些大的企业,尤其是有世界上影响力的企业,他们能在中国提供那么多的就业,实际上很了不起,尤其在这个困难的时候,他们真的是稳住了大盘。

王如晨:我还想补充一点,大家最近也聊的比较多,就是供应链转移了,比如往越南转移了,往东南亚转移了,往全球各地转移了。

联想是一整套体系,是一个体系,涉及到非常复杂的网络。就像区块链,可能转移一个环节,并不能把整体都转移过去。

举例来说,联合国评定的这个600多个产业门类里边,中国200个是世界第一,大部分中间件的产品是世界第一,部件部分,材料部分也有很多是世界第一,终端更不用说了。

转移制造终端的环节,比如东南亚,比如越南,这一段时间炒的很热,服装、电子制造转移很多,确实它们对美国出口也都大量的增加,但是你会发现第一季度,越南一半的出口额里面,是中国出口的中间件、零部件、材料、元器件的产品构成的。甚至东南亚的很多工厂,本来就是中国人开的,幕后的资本也是。就是中国全球制造业的定义,顶层设计的部分,是一套体系形成了一个发达网络输出。可能终端的部分,被东南亚,越南转移走了,或者说自然的转移走了。这就是这样的产业规律,所谓的雁行理论,产业梯度转移,转移走了,但是他并不能转移核心,核心的部分还在我们这里。

一个大国必须保留很多的制造业的环节,中国人口10多亿,可以从沿海到内地进行产业转移,只是要花很长时间。从美国到日本到中国,从中国台湾到韩国,再到中国大陆,为什么到了中国转移的速度慢了,因为中国市场太大了,回旋的空间太大了,纵深太大了,差异也很大,从沿海到内陆,从城市到农村差异都很大,转移东南亚、遇难的周期会很长。

联想的全球制造网络,本地有武汉基地,合肥联宝,还有深圳基地,另外还有托管运营的,还有全球其他地方的,还有第三方代工的,你会发现他是个网络,非常具有弹性,韧性,联想处于这个制造网络的中心,碰到大的危机,抗风险能力非常大。

联想这种公司,撬他的墙角,或者挖他的墙角,能挖吗?我觉得比较难。印度也制定了很大的计划,未来五年,包括手机制造,补贴800多亿美元,被称为新的龙象之争。我觉得短期很难。

可能终端组装这个环节可以,创造了很大的产值,出口、或者是其他。但整个的能力转移很难,中国可以说是就像一个水库,可以调节调控,调控很多支流,每个支流有一个闸口,我觉得是这样子的。

我可能讲的不太清楚,就是一个商业组织,或者一个企业,或者一个国家,他到了一个阶段,你如果不主动的对外释放,形成一种所谓的耗散结构,那就是个内卷,持续不断的内卷。

前两年华为还没剥离荣耀的时候,占国内50%的份额,这不健康啊。当然是因为海外卡脖子导致的形成了这个结局,但是如果华为一直这样的话,不剥离荣耀的话,不要说反垄断,整个市场一定是畸形的。你的供应链也会集中在这里吗?不可能的,所以是不健康的。我认为华为剥离荣耀,怎么说呢?无论从反垄断,还是从生态的角度,都是必走的一步吧。我只是从这个角度,看整个产业的迁移部分。

有人说联想的核心是什么,有人说国际化企业,海外市场占70%多,你不知道的是,他的核心还在中国,他就是作为一个中国企业起步的,面向全球,全球化程度比较高的一个企业,以联想为中心的网络在全球,但网络的中心在中国。所以从联想的角度看供应链的话题,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好的点。

主题测试文章,只做测试使用。发布者:觉鸟网,转转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jueniao.cn/n/21139.html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6月13日 09:58
下一篇 2022年6月13日 10:00

相关推荐

  • GoFun出行“点亮你的城”:开启新营销时代的“范式革命”

    在这个注意力稀缺的时代,由于缺少智慧含量,传播形式砸钱的声音越响,可能越会听不到反馈的声响。有人甚至总结,如今的营销行业,更像是那些游离于4A外的创意人的脑洞比拼。 究其原因,外部环境变革之快令人错愕。过去数年,所有创意者都在认真思考一件事:被新技术,新媒介,以及新受众裹挟的广告营销业,它的下一次范式革命究竟什么样? 你很难描述它具体的样子,但就像心理管理学…

    2022年6月15日
    2500
  • 又一家国内公司进军服务器芯片领域

    我们日常的芯片,其实有几个大市场,集成电路(IC)其实只是半导体的一部分,其他还有分立器件(二极管,三极管之类),光电子,传感器。 而集成电路就是四大类:一个是存储芯片市场,包括DRAM,NAND FLASH,韩国的三星和海力士之所以能成为营收全球前四位的半导体厂家,就是因为其主要收入是来自DRAM和NAND FLASH这样的存储器产品。我国在这方面从201…

    2022年6月22日
    2400
  • 破题智媒人才培养新模式封面传媒科技与成都工业学院共建“智慧媒体与软件产业学院”

    封面新闻记者 何方迪 摄影 雷远东 杨涛 智能技术重塑媒体新业态,也催生了对新型智媒人才的更多渴求。 6月8日,由四川日报报业集团封面科技主办的2022 AI+智媒科技大会在成都举行。大会上,传媒与教育行业的深度融合又有了新的拓展和实践。在四川省委宣传部、省科技厅、省教育厅、成都工业学院及与会嘉宾等的共同见证下,成都工业学院党委副书记成和平与四川日报报业集团…

    2022年6月16日
    2900
  • 博士创业“卖小白鼠”年入过亿,实验动物成暴利行业?

    2021年中旬,国内多家媒体报道了一猴难求的相关新闻。 事件的起因是在新冠疫情暴发后,各国科学家及医学家都在积极研发抗击疫情的相关疫苗与药物;而这些疫苗或药物的研发,都离不开动物临床实验。 这导致了实验猴市场供不应求,实验猴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。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与实验猴一样,实验小鼠也同样价格不菲。 4月12日,药康生物(688046.SH)开启申购。招…

    2022年6月25日
    4100
  • 特斯拉新款ModelY曝光:AWD动力系统,450公里续航

    IT之家 3 月 14 日消息,根据特斯拉向 EPA 提交的一份新文件,该公司正准备推出一款新版 Model Y,其续航里程为 279 英里(约 449.01 公里),配备 AWD 动力系统。外媒认为这可能是将在得克萨斯超级工厂生产的 4680 电池款 Model Y。 从 EPA 公布的新版 Model Y 评级来看,特斯拉除了目前在售的两个版本外将新增一…

    2022年6月16日
    330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